• 病床上的他念叨:自己有筆債沒還

      已經癌癥晚期,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的老人,清醒時跟家人念叨最多的,是他法院里還沒有了結的一樁案件、一筆還沒有還完的債。

      但是,名下已沒有財產可以處置的他,這債,怎么還呢?

      今年4月23日,一個打到嘉興市中級人民法院執行局的電話,讓執行法官又一次翻開了那件終止本次執行案件的案卷,想起了那個身患重病的老人。

    無力支付租金成為被執行人

      老陳,今年60歲,老家云南,這些年一直在嘉興做生意。前些年,老陳生意不錯,在嘉興還置辦了兩處房產。2014年,老陳向某物業經營管理公司租賃了一間商鋪,開了間棋牌室。在棋牌室的經營上,老陳投入不少,除了每年10萬元左右的租金,還有大筆裝修費。 

      但近幾年,棋牌室的生意也不景氣,老陳的棋牌室經營不下去,再加上生意虧損,他甚至連棋牌室的租金都無力再支付。

      2019年年初,物業公司根據仲裁裁決向嘉興中院申請強制執行,要求老陳支付房屋租金和違約金17萬余元。

      案件受理后,法院及時對老陳的財產開展查控和處置,但是其財產已不足以償還租賃房屋的全部欠款。最終,該案執行到位8萬余元。由于老陳名下已無財產可供執行,嘉興中院終結了本次執行程序。

    哥哥代他支付2萬元執行款

      老陳已是胃癌晚期,一直住院治療,名下也一直沒有新的財產可供執行,對于剩下的8萬余元執行款,物業公司并沒有抱太大希望。

      但今年4月23日,一個陌生人的電話打到了嘉興中院,要找該案的執行法官。

      電話里的聲音聽起來是一個老人。他說,他是老陳的哥哥,這次打電話是因為弟弟的一個囑托,“他現在常?;杳?。但清醒的時候,總念叨著自己還欠著別人8萬多元沒有還,想把這個事情做個了結?!?/p>

      老陳的哥哥已經70多歲了,也沒有什么收入??粗夭〉牡艿?,他想到自己掏錢為兄弟還款:“法官,我愿意幫弟弟還2萬元,你能幫我們跟物業公司去說一下嗎?”

      得知情況,承辦法官立即與申請執行人物業公司取得聯系,告知老陳的病情和老陳家屬代為履行的意愿。

      病中的老陳仍記掛著欠款,其親屬又主動代為履行,兩位老人的誠信品質深深地打動了申請執行人,物業公司很快答應了老陳家屬提出的方案,支付2萬元,放棄剩余款項。

      近日,老陳的哥哥來到嘉興中院,為弟弟支付了2萬元執行款。案件得以圓滿解決,病危中的老陳,終于了卻了一樁沉甸甸的心事。

      本著善意執行、文明執行的理念,嘉興中院在得知老陳病情后第一時間解除了對他的限制高消費令,以方便老人乘坐動車返回老家云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