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救良心會痛”
    57歲環衛工10年8次跳海救人

      6月15日上午11點多,烈日當空,舟山市定海區海濱公園,悶得有點讓人喘不過氣。

      公園一角,身著橘黃色工作服的鐘耿平,斜握著一把竹掃帚,將殘葉一骨碌地掃進鐵簸箕。57歲的他,瘦小的身體套在大大的工作服里,動作卻十分敏捷。

      人們或許很難想象,這位總是低著頭默默打掃的環衛工人,曾8次義無反顧地跳入海中,挽回了一條條鮮活生命。和記者聊起這些年救人的事,老鐘記憶猶新。

    “無論生死都得救”

      2011年6月25日,老鐘第一次救人,正好碰上臺風“米雷”。

      “師傅快來,海里有人?!毕挛?點左右,下著小雨,老鐘清掃落葉時,一個抱著孩子的男人跑了過來。順著男人的指向望去,老鐘看到,離岸七八米處,起起伏伏的海面上,一名落水女孩露著腦袋,正在掙扎。

      老鐘掃帚一扔,找了根竹竿,脫掉衣服便往海里跳。老鐘游過去后,用胳膊抱住女孩,兩人在海里折騰了十幾分鐘,直到消防員趕到,才把他們都拉上了水。岸上人逐漸多了起來,老鐘此后默默離開。

      2006年至今,老鐘都在濱海公園負責環衛工作,由于工作地靠近海邊,他總能第一時間發現落水警情。每一次,他都會毫不猶豫地一頭扎進海里救人。

      2013年大年三十早上,一名60歲的舟山大伯不慎落海,被潮水沖到兩艘漁船縫隙中。漁船不停在浪里顛簸,一旦合攏,落水者兇多吉少。老鐘來不及多想,脫下衣服,奮力游到大伯身邊,一把將他從縫隙中救了出來;

      2016年12月9日凌晨4點多,一名安徽女孩輕生跳海,毫不配合營救。一旁的老鐘見狀,將救生圈套在女孩身上,泡在水里半個多小時開導她。上岸回家后,雙腿麻木的老鐘直接倒在了屋里,他愛人看到后直掉眼淚;

      2019年9月10日凌晨4點,一名抑郁癥患者落水,被救上岸時已昏迷,老鐘利用電視上學來的心肺復蘇法施救,直到救護車趕來,搶回了一條生命……

      盡管先后8次跳海救人,但老鐘也有遺憾——其中有2名落水者,最終沒能被救回來。

      “不過,無論生死都得救,不救良心都會痛?!崩乡姾軋远?。


    W0202106175623511494551.jpg

    “見不得別人吃苦”

      老鐘一家三口,住在定海區城東街道東園社區。不忙時,老鐘會踩著自己那輛“10歲”的老式自行車,騎行10多分鐘回家吃午飯。 

      東園社區是30多年的老社區,去年翻修過一次,已煥然一新。推門進入老鐘家,54平方米的兩居室,仍保持著上世紀90年代的裝修風格,木制地板與墻壁被擦得一塵不染,各類物件擺放得整整齊齊。近門口的臥室里,各種榮譽獎牌被細心地蓋上紅布綢放在電視柜,電視機上,懸掛著老鐘接受表彰時的合影。

      “浙江省優秀城市美容師”“浙江省道德模范”“省級見義勇為先進人物”“舟山市定海區道德標兵”“定海區道德模范”……這些年,老鐘拿過不少獎。

      去年,老鐘因見義勇為,被省政府記一等功。拿到獎金后,他捐了其中的3.5萬元。而這已不是他第一次捐款,這些年來,他先后捐款近6萬元。

      “我經歷過苦難,對苦難能感同身受?!崩乡娬f。

      老鐘出生在定海區西北端的一個偏遠山村,家中有兄弟姐妹8個,他排行老七。小學讀了一年后,老鐘迫于生計,下海當起了漁民。他說,出海孤寂沒讓自己感覺苦,白手起家的艱辛也不苦,但談及兩件事,他愧疚地眼淚直打轉。

      一件事是,2006年,自己因腰椎間盤突出,不能再上船,轉做了環衛工,家中收入銳減?!澳菚r我女兒才讀初中,有愧于她。這些年,全靠她自己努力,我幫不到她什么”。

      另一件事是,老鐘18歲時,22歲的二哥正準備結婚,因為家里沒房子,于是去山腳下找地方建房子。在刨地基時,突發滑坡,老鐘和父親沒回過神,二哥就被淹沒了。老鐘和父親徒手刨了幾個小時,手指鮮血淋漓,才刨出二哥。

      “他才22歲啊,那時我就想,有能力就要幫別人一把,絕不會看著悲劇發生!”

    簽下器官捐獻志愿書

      “電視機是女兒給我買的,我每天看《新聞聯播》學普通話?!崩乡娧哉Z間滿是自豪,“她碩士研究生畢業,就在家附近的高中當老師呢?!?/p>

      當被問為什么要學普通話時,老鐘說,還是為了救人。

      老鐘回憶,有天傍晚,海濱公園里,一名年輕女子坐在長椅上哭泣?!耙豢淳筒徽?”老鐘上前開導,但一開口,對方就茫然地望著他。原來,老鐘講的是舟山方言,對方聽不懂。經過一番艱難交流,女孩回了家,老鐘內心卻不平靜了,“要是以后救人,也遇到聽不懂方言的外地人可怎么辦?”

      于是,每天晚上7點,老鐘會準時跟著《新聞聯播》學普通話??蓜e說,這個技能很快就派上了用場。

      “我的機丟了!我的機丟了!”一天,老鐘正在掃地,突然跑來3名非洲留學生,其中一人焦急地說。由于留學生說不大清中文,老鐘聽得一頭霧水??粗鴮W生們焦急的神情,老鐘逐漸反應過來,用普通話問:“是手機丟了嗎?”聽到這話,領頭的學生連連點頭。最后,在老鐘幫助下,留學生找回了丟失的手機。

      2019年,一則器官捐贈的新聞報道引起了老鐘的注意。雖然對醫學一竅不通,但他還是在女兒的陪伴下,走進定海區紅十字會,簽下了器官捐獻志愿書。老鐘說,“若我不在了,能用我的器官去救人,也是件幸福的事?!?/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