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杭州法院發布21條措施和十大典型案例
    ?用法治硬核呵護數字經濟第一城

      網紅直播擁有超強的帶貨能力,這種網購新風尚有法律保障嗎?看似“不務正業”的網絡游戲成為新型文化產業,司法該如何規范?當數據如同土地、石油一樣成為資源、生產要素,它歸誰擁有,使用的邊界在哪里?數字經濟蓬勃發展過程中出現的這些新事物、新問題,亟待司法的回應。

      5月7日,杭州市中級人民法院召開新聞發布會,發布《關于為數字經濟第一城建設提供有力法治保障的指導意見》(下稱《指導意見》),從數字產業化、產業數字化、城市數字化“三化融合”的角度出發,介紹杭州法院司法保障數字經濟的相關舉措。同時,會上還發布十大典型案例,填補了司法保障數字經濟發展的案例空白。
      近年來,杭州設立了杭州互聯網法院、杭州知產法庭,審理了大量涉數字經濟新類型案件,互聯網司法走在全國前列。依托這些有利條件,杭州法院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先行一步打造全國數字經濟第一城提供強有力的司法服務和保障。
      會上,杭州中院黨組書記、院長斯金錦介紹了杭州法院服務保障數字經濟21條相關舉措。
      在數字產業化方面,《指導意見》加強知識產權保護,提出加大芯片、量子技術、人工智能、云計算、大數據等領域專利和技術秘密、集成電路布圖設計、著作權的司法保護力度。探索人工智能生成內容、網絡游戲、網絡直播、動漫角色、數據產品等新型智力成果的司法保護路徑。

      在數字經濟時代,數據是重要的資源和財產。十大案例中就包含了“手機刷機侵權”糾紛、“網紅帶貨”糾紛案件、“數據權屬判定”、網絡游戲知識產權屬性案等數字經濟的案例。其中,在首例涉數據資源開發應用與權屬判定的新類型案件中,涉案數據產品的基礎性材料均來源于淘寶用戶網上瀏覽、交易等行為痕跡信息,而被告的是安徽一家信息科技公司,以提供軟件賬號分享平臺的方式幫助他人獲取涉案數據產品中的數據內容以牟利,最終被法院認定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行為。該案明確了衍生數據產品其獲取行為正當性的邊界,更重要的是賦予了數據“競爭性財產權益”這種新類型權屬,為立法的完善提供了可借鑒的司法例證。

      圍繞產業數字化,《指導意見》從促進融合共享出發,提出保障交易安全,保護公民個人信息,推進數字金融法治化建設,精準打擊數字經濟犯罪等。
      圍繞城市數字化,《指導意見》旨在通過司法促進城市治理能力現代化,一方面支持監督行政機關依法行政,促進保障“城市大腦”在各領域的全面推進,明確電子證據規則在非現場執法中的運用,尊重行政自由裁量權,探索司法推進行政指導行為規范化的路徑;另一方面,從法院自身角度推動完善數字經濟多元化糾紛解決體系,探索涉虛擬財產與數字資產的保全與執行,促進審判執行工作與社會信息體系建設深度融合,推進“平臺+智能”建設,著力打造數字時代司法智能化建設新高地。
      斯金錦表示,對于經濟社會中的沖突和矛盾,司法往往會首先感知,因此需要法院主動規制與引導。然而,司法應對數字經濟的挑戰是一項長期任務,會有不同觀點的碰撞和不同利益的訴求,在此過程中需要大家圍繞“網絡空間治理”的共同目標齊心協力、不斷探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