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參加政府部門組織的考試后頻繁收到騷擾電話
    信息公開的邊界在哪里?我省檢察機關開展專項行動

      政府信息要公開透明,但怎樣做到在公開的同時不泄露個人信息,保障公民個人信息安全?

      11月1日起正式實施的個人信息保護法,明確檢察機關在個人信息保護中負有公益訴訟檢察職責。記者了解到,在該法實施前,省檢察院在全省檢察機關部署開展保障公民個人信息安全公益訴訟專項行動,協同行政機關提前拉起“防控網”,加強個人信息安全公益保護。 

    個人信息未加處理便公開

      不久前,金華市婺城區的余先生發現自己頻繁接到騷擾電話。自己平時很注意保護手機號碼等信息,怎么還會被各路商家獲取呢?思來想去,余先生想到了自己曾參加過的某單位實操考試。

      根據余先生的反映,婺城區檢察院檢察官登錄市區相關部門網上信息公開欄,發現相關部門本年度兩次實操考試結果的公示附表中,含有參加人員的姓名、身份證號、報考類別、考試結果等信息,共計5000余條。

      類似情況在其他地方也有發現。桐廬縣檢察院在縣政府信息公開平臺,對全縣各部門、鄉鎮街道發布的公示信息進行檢索清查,發現有8家單位未依法履行公民個人信息去標識化管理職責,在2020年至2021年9月間發布的多項公示信息附件中,未對其中2.5萬余名公民涉及的身份證號碼等個人隱私信息進行去標識化處理;長興縣檢察院發現,在縣政府信息公開平臺發布的一份殘疾人相關補貼發放表中,將未經去標識化處理的困難補助和護理補貼名單信息予以公布;在蘭溪,涉及公益林損失性補償、異地搬遷補助、城鄉困難群眾醫療救助等的公示信息,也未對其中29800余名公民涉及的個人信息進行去標識化處理。

    政府信息公開的邊界在哪里?

      哪些屬于個人信息?政府信息公開的邊界在哪里?

      長興縣檢察院檢察官介紹,個人信息保護法第4條規定,個人信息是以電子或者其他方式記錄的與已識別或者可識別的自然人有關的各種信息,不包括匿名化處理后的信息。對相關具體內容,最高法、最高檢關于辦理侵犯公民個人信息刑事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有列舉,比如姓名、身份證號碼、通信通訊聯系方式、住址、賬號密碼、財產狀況等,都屬于公民個人信息。

      另外,個人信息保護法明確了容易導致自然人的人格尊嚴受到侵害或者人身、財產安全受到危害的個人信息屬于敏感個人信息,如生物識別、宗教信仰、特定身份、醫療健康、金融賬戶、行蹤軌跡等信息,以及不滿十四周歲未成年人的個人信息等。

      具體到政府信息公開方面,個人信息保護法第34條規定,國家機關為履行法定職責處理個人信息,應當依照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權限、程序進行,不得超出履行法定職責所必需的范圍和限度。同時,依據我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涉及商業秘密、個人隱私等公開會對第三方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政府信息,行政機關不得公開。

      “所以,政府在做好相關信息公開的同時,也要注意加強個人信息和個人隱私的保護?!辨某菂^檢察院第五檢察部檢察官介紹,防止過度公開,需要政府相關部門在進行信息公開前,依法履行對擬公開的政府信息進行審查的責任,對其中的公民個人信息內容去標識化,避免公民個人信息被完整向公眾公示。

    建章立制消除信息泄露風險

      何謂個人信息去標識化?婺城區檢察院檢察官說,依照個人信息安全規范,個人信息去標識化處理,是指數據控制者在收集個人信息后,通過相應的特殊技術處理,使得單憑該個人信息無法準確定位到特定個人。

      針對政府信息公開中未做到去標識化處理的情況,在個人信息保護法實施前,我省檢察機關依據我國政府信息公開條例、《浙江省政府信息公開暫行辦法》等,分別以檢察建議的形式,督促相關部門采取措施,及時消除個人信息泄露風險,同時進一步規范信息公開程序,加強政府信息公開內容的審查。

      收到檢察建議后,相關部門及時采取措施。10月14日,長興縣檢察院送達檢察建議當天,長興縣政府信息公開平臺就對殘疾人相關補貼發放表內涉及的12248名殘疾人身份證號碼信息進行刪除處理;桐廬縣、蘭溪市、婺城區相關部門在對涉及公民個人信息的公示內容作去標識化處理的同時,主動排查以往公示等相關內容。

      此外,婺城區檢察院還聯合區司法局對全區各執法部門行政處罰結果公開情況開展專項監督,要求各行政部門結合相關規定自查整改,并組織人員對網上行政處罰結果公開數據進行檢查,相關整改情況納入區法治建設年度考核。